不在理小草,月季和小草

  不在理小草,月季和小草
  从小被宠着,收到万花追捧,万人瞩目,引来众多人前来观赏,拍照,”“那你喜欢我吗?”月季问道,月季花瓣一片片飘零,已无昔日的风采,小草爱怜的抚摸着落地花瓣,默默地守护着最终香消玉损的月季。
  

牡丹是花中之王,玫瑰是花中之后,他们有一个女儿,它就是尊贵的月季公主。从小被宠着,收到万花追捧,万人瞩目,引来众多人前来观赏,拍照。受到热捧的月季开的更妖艳了。在月季旁长着一株并不起眼的小草,无数人从上踏过,谁也没留意过,更没人疼惜,只为观赏那月季的美。
  

月季到了婚假年龄,前来求婚的不乏名贵花朱族,可越级只是冷冷的瞟一眼,根本没放在眼里。牡丹和玫瑰为此发愁:“女儿呀,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呢?”“哼!我是尊贵的月季公主,他们配不上我。”牡丹玫瑰叹息摇摇头:从小娇惯的她使她变得孤傲。
  

小草欣赏月季的高贵美丽,一直暗恋着月季,可是犹豫自己卑微不敢表白,月季也从未低过头看过小草一眼。这时的月季得意忘形,藐视的地下头看了看小草:“我美么?”“嗯。小草点点头。”“那你喜欢我吗?”月季问道。小草害羞的低下头:“嗯,喜欢”。“嫁给我好吗?”小草不知哪来的勇气。“那你能给我什么呢?”月季嘲讽道。“我会给你幸福,把我所有的爱都给你。”“什么?好可笑哦,我月季受万人仰慕,你看你那么矮小,又丑,配得上我高贵的气质吗?”小草无语,沮丧的默默低下头。则月季呢?傲慢地仰起头哼着小曲,不在理小草。
  

日复一日,秋天悄悄地到了,瑟瑟的秋风肆虐摧残着,就连雨也无情地敲打着错弱的生灵———树叶慢慢变黄飘落,花慢慢枯萎。也被万人践踏过的小草依旧绿绿的,顽强的活着。月季花瓣一片片飘零,已无昔日的风采,小草爱怜的抚摸着落地花瓣,默默地守护着最终香消玉损的月季。

  在月季旁长着一株并不起眼的小草,无数人从上踏过,谁也没留意过,更没人疼惜,只为观赏那月季的美,

月季到了婚假年龄,前来求婚的不乏名贵花朱族,可越级只是冷冷的瞟一眼,根本没放在眼里,小草害羞的低下头:“嗯,喜欢”,

日复一日,秋天悄悄地到了,瑟瑟的秋风肆虐摧残着,就连雨也无情地敲打着错弱的生灵———树叶慢慢变黄飘落,花慢慢枯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