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最美不过初相见

2014年12月,最美不过初相见

  

2014年12月,最美不过初相见
  

我看书上说,两个人的关系就算再好,如果不主动,感情终究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淡,

2015年6月,我们毕业了,

——萤火春落笔于2016年2月24日 下午 北方小城


  

早上醒来,发现空间有一条留言。留言里提到你,说你当妈妈了。
  

说句实话,看完留言之后我很惊讶。我安安静静的盯着留言看了好久,久到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我算了算日子,我们相识已有四年了。四年,真是一个好长的数字呢。这四年,无论我主动找你说过几次话,也无论我们之间疏远了多少,你一直都幽居在我的心口,我从未将你忘记,那么你呢?还会偶尔想起我吗?
  

我看书上说,两个人的关系就算再好,如果不主动,感情终究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淡。当时读完那些感叹光阴的句子,我立马想起了你,想起了你和我的这几年。
  

我翻看了前两年你写给我的文字,文字末尾的时间停留在2013年,我生日那天你写的。
  

你说,你与我相遇在浓浓的秋色里。你说我如一抹暖阳一般轻轻闯入你的世界,留下深深的印痕。你在文字里说我温暖,说我是个有心的姑娘,你还说我活泼可爱,说我心思细腻。
  

2013年,我才刚开始接触文字,笔下的文字零零碎碎的,写的真是不怎么样。那时,我的笔名还是“月色如潮”,我笔尖流淌出来的文字像毒药,很多人说读了我的文字心里很压抑,心情很沉重,文字凉到彻骨,想哭。有些人的孤独总是深藏于心,她不会向人诉说,也不会直言难过,她可能会选择一种方式,让那些无法排遣的情绪得到释放,而那时,我选择了“写”的方式。
  

  

虽然写的文字像烟花一样凉,但在文字之外的我,却喜欢闹,喜欢笑,喜欢和陌生的友谈天说地。不仅如此,我更喜欢有文采的人搭讪,QQ列表也因此添加了很多好友。这些添加的好友中,就包括你,玥丫头。
  

也不知为什么,我与你有种莫名的亲切感,虽相识于络,但我总感觉你我像久未谋面的好友。我总想将自己所有的喜怒哀乐都告诉你,也想知道你所有的欢喜,我对你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或许是自己太过孤独,又或许是你我的性格太相似,所以我对你格外珍惜。
  

为了逗你一笑,我闲时总进你空间留言,留言或暖心,或俏皮。为了逗你一笑,我费尽心思找了很多做图站,又偷偷在你的相册里找了几张好看的照片,做了很多不一样的图送你。为了逗你一笑,我花了整整一下午,在你生日那天写了一篇四千多字的贺文。你和我列表里的好友一样,都是相识与络,可你又和其他好友不一样,因为你与我是那样相似,相似的我令我诧异,我常常觉得你是我的影子。
  

我对你设置了特别关心,你写过的说说,写过的文字我都读过,评论过。你的文采很好,只是同我一样,字里行间都透着一股凉意,也因此,我对你十分疼惜。那时我们相约一起写文字,在深夜隔着手机屏幕说悄悄话,联系很频繁。那时我们还未毕业,你在贵州,我在长春,千山万水,挡不住我们之间友谊的青藤。
  

你是苗族,你跟我讲过你们苗族的习俗,苗族的寨子,我对那个遥远的地方充满了好奇。你在相册里发了你们苗家结婚的照片,我看着照片上的你,挽着发髻,戴着银花冠,穿着大领对襟短衣,百皱裙,那五彩艳丽的着装,加上你白净清秀的小模样,真是看呆了我的眼。我跟你说,等我日后有了独立的经济能力,有了充裕的时间,我一定买了车票,即使空着手也要去你故乡,去见见你。
  

我也跟你讲自己的故乡。我跟你说过青海的牦牛、青海的青海湖,青海的寺院,也说过青海的酿皮,青海的酸奶,青海的面片,青海的手抓羊肉,还提过青海的紫外线,提过我我脸上的“高原红”的成因。我同你说,以后有时间,一定要来青海看看,我等你来。
  

大三下学期,我们交换了手机号,通了电话。也许是太过熟悉,电话两头的我们并没有丝毫的尴尬,我们对着电话那端的声音滔滔不绝,我们说起自己的近况,说起身边的趣事,对话里难掩心中的愉悦。
  

2014年12月,我们进入实习期。你学的是师范专业,所以就在贵州的一所学校当了实习老师。我没有回青海,而是去了北京的一家出版社,当了文字编辑,我学的是经济,专业不对口,可我很喜欢那份工作。实习期间,我们都很忙,因此联系渐渐少了起来,偶尔在深夜聊天,无疑就是问问工作情况,嘘寒问暖一番。
  

在北京的时候,我依然在空闲之余写着自己的碎碎念。可你的文字越来越少了,你的文字少了,我就只能从你的说说中获悉你的喜怒哀乐,我不喜欢点赞,对于真正在意的人,我会写几句评论,无论你回不回复,我都默默做了评论,一句或两句,都是我的一份想念。
  

2015年6月,我们毕业了。离开学校之后,我又回了北京,在创意宏图上了几个月的班,这期间我们的联系越加少了,可我从你的说说中得知,你找到了一个男朋友,他对你很好。
  

6月上旬,你发了一个表白的说说,“我用虔诚之心,珍藏多年桃花缘,不求与你生生世世,只为在那万丈红尘之中,等你归来,与我相遇。此生,你若不离,我定不弃!”这条说说下面配了一张图。我看到照片上的你长发披肩,穿着红色的衣服,手里拿着一瓶农夫山泉,而你身旁的他也是眉目舒朗、沉稳宽厚的样子,他和你很配。
  

你们好像是去哪里游玩,俩人穿着雨衣,在一个木桥上相依而站,你和他的眉眼间都开满了幸福的花,我可以看出,他是个值得依靠的男子,而你对他也是百分百的喜欢。一个人那么久,能在恰当的时候,找到一个可以托付一生的人,我真心为你高兴。
  

9月的时候,我从北京坐了到秦皇岛的火车去参加小米的婚礼。参加完婚礼的第二天,我在回北京的火车上看到了你结婚的消息。你和小米是一前一后结的婚,你在小米的前一天结婚,可我却对此毫不知情。我看你相册,只见你身穿白婚纱,脸上微微笑着,美的不像样,围在你身边的朋友也是一脸的幸福。也许是你怕我破费,所以没有提前告知我,可我却因此在火车上湿了眼,我知道我该为你高兴,可不知怎的,我无故生出一丝难过。我去你空间留言,我说太快了,都不敢相信你结婚了,我一下子失去了两个姑娘。
  

11月初,我回到青海,身边也有了李先生。回到青海的日子,诸事顺利,但我还是会在某个瞬间想起你。也许你和我一样,都在用知道或不知道的方式关心着我,你回复我的留言说“看到你在远方过的很好,我也就放心了。”我看到那句回复我瞬间红了眼,因为你已经好久没有音信,知道你还在,真好。
  

这几年我一边上班,一边写文字,我换了笔名,也换了文字的风格。有时也有写不出文字的时候,可我却从未停下手中的笔,因为我总觉得文字很奇妙,它可以疗伤,也可以带给人幸福感。它还能让两个毫无交集的人穿越茫茫海,成为朋友,譬如你我这样的相遇,我该感谢的就是文字。
  

渐渐地,有人说我的文字读起来很暖心,这期间你也改了名,只是却不写东西了。我想着,你可能是太忙了。随着你的文字越来越少,我们的互动也少了起来,有时在偶尔在空间看到你的名,我都会欣喜不已。我不知道现在的你是不是有了稳定的工作,也不知道你还看不看我的文字。可无论怎样,我还在这里,一直不曾离开。
  

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或多或少出现过那么几个朋友,在艰难的时刻,他们陪你欢笑,陪你共度风雨。也是在有意无意间,他们渐渐从你生命中淡去,那段漆黑无光的路上,你再也找不见他们的身影,或哭或笑,你只能自己走。
  

我记得,这几年我也写了不少文字,无论是说说还是日志,都提到过你。如果别人细细看过我的文字,就知道我这篇文字里写的这个姑娘叫什么名,知道我们曾发生过哪些温暖的故事。我很感谢你曾出现在我的生命里,给我留下那么多值得回忆的片段。现在的我们都有了各自的幸福,所以我能理解这种日益少去的联系。无论现在我们的关系发展到了何种境地,我都想说,遇见你,真的很美好。
  

亲爱的姑娘,恭喜你,身边有个爱你的男子,又在新年伊始得到了生命中最珍贵的礼物。我看你说昨日是宝宝出生的第五天,刚刚出院,宝宝又被送进了医院。看完说说,我很心疼你。我看完了说说下面所有的评论,最后没有说一句安慰的话,我把所有的安慰化作了留言板上的一个拥抱和一句“我只愿你一切安好,稳稳的幸福下去”。我亲爱的姑娘,相信我,所有的难过和痛苦都会过去,而且你又是个坚强的女子,那就一定可以熬过去。
  

匆匆流年,最美不过初相见。我很怀念那些年一起写文,毫无顾忌彻夜畅谈的时刻,无奈时光回不到从前。这个午后,我在遥远的青海,看太阳偏西,脚下的温度越来越凉,心口微微泛疼。
  

岁月的风终归是吹散了很多温馨的相遇,可我一直记得你,也想念着那个跟我很像的女子。我会双手合十,虔诚的在远方祝福你,也会为你和宝宝祈祷,愿这世上美好的女子都能被岁月温柔相待。
  

——萤火春落笔于2016年2月24日 下午 北方小城

  我总想将自己所有的喜怒哀乐都告诉你,也想知道你所有的欢喜,我对你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你的文采很好,只是同我一样,字里行间都透着一股凉意,也因此,我对你十分疼惜,

11月初,我回到青海,身边也有了李先生,可无论怎样,我还在这里,一直不曾离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