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也淡了,忆老屋

  记忆也淡了,忆老屋
  

记忆中的那座老屋是陪了我的童年与少年时光的,听说老屋是我出生那年的春天起盖的,在村里的东北处,好像最初只是孤零零的一排五间北屋,再无其他,后来才有又慢慢盖了偏房,就更别说前后左右邻居了,虽说是只有一排的五间房,听说那也是轰动全村乃至周围村庄的,据说只是因为多了砖柱和红瓦屋顶,还有屋子的基础是多了大青石,因为当年村里盖的房子大都是全土丕的,甚至是全泥巴筑起来的,

老屋—–那座永远留在记忆里的老屋。
  

时间久了,记忆也淡了。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却又喜欢回忆了。
  

记忆中的那座老屋是陪了我的童年与少年时光的,听说老屋是我出生那年的春天起盖的,在村里的东北处,好像最初只是孤零零的一排五间北屋,再无其他,后来才有又慢慢盖了偏房,就更别说前后左右邻居了,虽说是只有一排的五间房,听说那也是轰动全村乃至周围村庄的,据说只是因为多了砖柱和红瓦屋顶,还有屋子的基础是多了大青石。因为当年村里盖的房子大都是全土丕的,甚至是全泥巴筑起来的。
  

现在想来,当年我们家的这五间房简直就相当于现在的“别墅”。
  

老屋起盖于1976年春天,终于1998年春天,在它这22年的生命里,经历了两次大洪水的洗礼,第一次就是建好当年的夏天,黄河来大水直接将孤零零的老屋包围了,听说水深都没膝盖了。第二次是1996年的夏天,又一次被黄河水围成了孤岛,虽说经历两次大水洗劫,它却依然坚强的矗立在那边,与当年的那比较超前的用大青石基础的思想也是有关系的,也正是因为96年的黄河大水,我们村被列为了齐鲁大地上,黄河摊区中最危险的村落,故而有了1998年号召的全村整体外迁,也正因为这,才不得不拆除了老屋,虽说我家早已在多年前搬离了老屋,但如不是村子整体搬迁,也还没有拆除老屋的计划,毕竟它陪伴我们的时间最长,也是最有感情。
  

老屋—–那座永远留在记忆里的老屋。

  

记忆中的那座老屋是陪了我的童年与少年时光的,听说老屋是我出生那年的春天起盖的,在村里的东北处,好像最初只是孤零零的一排五间北屋,再无其他,后来才有又慢慢盖了偏房,就更别说前后左右邻居了,虽说是只有一排的五间房,听说那也是轰动全村乃至周围村庄的,据说只是因为多了砖柱和红瓦屋顶,还有屋子的基础是多了大青石,因为当年村里盖的房子大都是全土丕的,甚至是全泥巴筑起来的,

老屋—–那座永远留在记忆里的老屋,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却又喜欢回忆了,

现在想来,当年我们家的这五间房简直就相当于现在的“别墅”,第二次是1996年的夏天,又一次被黄河水围成了孤岛,虽说经历两次大水洗劫,它却依然坚强的矗立在那边,与当年的那比较超前的用大青石基础的思想也是有关系的,也正是因为96年的黄河大水,我们村被列为了齐鲁大地上,黄河摊区中最危险的村落,故而有了1998年号召的全村整体外迁,也正因为这,才不得不拆除了老屋,虽说我家早已在多年前搬离了老屋,但如不是村子整体搬迁,也还没有拆除老屋的计划,毕竟它陪伴我们的时间最长,也是最有感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