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徒然地担忧,蝴蝶

  

没有徒然地担忧,蝴蝶
  

初夏,阳光温润,盈盈地扑向我脸上,没有一丝焦虑的沉积,我们又相互交缠在一起,

“可终究不是你啊!”。
  

初夏,阳光温润,盈盈地扑向我脸上。微风和悦,翡翠般碧嫩的马尾草扭动腰肢。两只旋飞的蝴蝶从草丛间起身,互相盘旋的在我面前缓缓飘过。
  

我注视着这两只小生命,目光热切,渴望交融进它们飘逸的灵魂。
  

瞬间,她嘴唇微启,我感觉一股清香袭入鼻中,蒸腾慵懒的脑髓,舒畅的喜气比梦幻之林的晨雾还要迷人;流光在眸子间滴溜溜打转,散珠碎玉,释放每一颗星星的明亮。她收拢翅膀,轻柔地整理纱翅上的毛发。
  

她消失不见了,一会又露出娇巧的身姿,绿叶遮住面庞—-欲语还拒的娇羞。如果把时光再拉长一些,定是甜蜜的期盼。没有一丝焦虑的沉积,我们又相互交缠在一起。
  

我要把这笑意收藏在浓酽的酒中,夏日绵延的雨季,正好拿出来品尝;把疲倦碾成粉末,交给蜜蜂,将之酿为香甜。
  

没有徒然地担忧,没有永恒的奢望。
  

满载而归的船长,请告诉我,四海之内,收获最丰的渔夫可有我幸福?
  

套着金丝指环的夜莺,请告诉我,宫庭幕院,歌声最动听的皇室御鸟可有我这般欢欣?
  

“凡太阳照耀的地方、信风拂过的地方,都不及这两只生灵自由快活。”
  

“可终究不是你啊!”
  

他们齐声说道。

  

初夏,阳光温润,盈盈地扑向我脸上,没有一丝焦虑的沉积,我们又相互交缠在一起,

“可终究不是你啊!”,

瞬间,她嘴唇微启,我感觉一股清香袭入鼻中,蒸腾慵懒的脑髓,舒畅的喜气比梦幻之林的晨雾还要迷人;流光在眸子间滴溜溜打转,散珠碎玉,释放每一颗星星的明亮,

我要把这笑意收藏在浓酽的酒中,夏日绵延的雨季,正好拿出来品尝;把疲倦碾成粉末,交给蜜蜂,将之酿为香甜,

满载而归的船长,请告诉我,四海之内,收获最丰的渔夫可有我幸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