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存波

我想缓和一下气氛,该你了

有一次和妹妹还有妹妹的同学在家打扑克,很安静,我突然放了个屁,好尴尬啊,她们什么都没说,我想缓和一下气氛,说了句:“妹,该你了……”我妹妹来了句:“我放不出来……,当时我就给跪了……,我想缓和一下气氛,说了句:“妹,该你了……”我妹妹来了句:“我放不出来……。

任由记忆中的碎片,躲在墙角 受伤的陌生女孩

但是她不愿孩子的童年充满着悲伤,于是她缓缓说出她的故事,小时候,她唯一的安全堡垒是厨房的那面墙,让她能够清楚的看见客厅的一切,又不受波及,酗酒的父亲与歇斯底里的母亲,伴随她的常是无可言喻的恐惧,她说她永远记得父亲拿起桌上的杯子,往母亲身上的砸的那一幕,虽然母亲幸运的躲过,但是散落地上的玻璃片,似乎一片一片的刺进她的心坎,她真想逃离这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