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本定

当春风吹过高山,夜来香

去年秋天,在一个很偶然的机会里,我从某地得来了一颗夜来香的种子,炎炎夏日,我坚持早晚为它浇水,定期给它施肥,从未有过半点疏忽,更不曾让它有过一刻等待,这姗姗来迟的芬芳,无法熏香失望,也慰藉不了因煎熬而碎裂的心,曾经的那些美好想象也因此而斑驳了色彩,逐渐消散在时间的烟雨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