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斌栋

也想蹭一顿吃,榆钱儿

有几个干瘦的同龄伙伴有气无力地像是对着老鸹唱着童谣“老鸹老鸹你打场,过年给你二斗粮”!我不高兴地走过去,对着“满囤子”打了一拳说,你不饿呀,还给它二斗粮,你早晨吃饭了吗?他说昨天家里就没吃的了,昨晚我妈烧点水放了两把榆树叶加点盐将就了一顿,第二天,公社的救济粮发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