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春池

如果那天是愚人节,无标题

他没有像一般男人一样,暴跳如雷,开始数落女方的罪状;也没有哭哭啼啼,跪下哀求我留下,他只是极力冷静自己的心绪,默不吭声的接下协议书,开门,上班,一如往常,”他的第一句话,出乎我意料,下一句话,却马上进入重点,轰得我措手不及,“工作上的事告一段落,现在要好好处理家里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