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才沉

我们的家

这是我们的家不大也不华丽但是很温暖它是我们幸福的归宿,每一丝空气都弥漫着幸福的味道如同月光沏散在春泥的芬芳在午睡时孩子蹑手蹑足的脚步中在疲倦时孩子挥起小拳头在肩背上贴心的敲打中在感冒时孩子“小大人”般触上额头的掌心中在上班出门前妻子那句“开车慢点”的叮嘱中在下班回来那一桌热气腾腾美味可口的菜肴中在晚归回来时那盏等候的明灯幽暗的光影中,这是我们的家不大也不华丽但是很温暖它是我们幸福的归宿,每一丝空气都弥漫着幸福的味道如同月光沏散在春泥的芬芳在午睡时孩子蹑手蹑足的脚步中在疲倦时孩子挥起小拳头在肩背上贴心的敲打中在感冒时孩子“小大人”般触上额头的掌心中在上班出门前妻子那句“开车慢点”的叮嘱中在下班回来那一桌热气腾腾美味可口的菜肴中在晚归回来时那盏等候的明灯幽暗的光影中,那种味道会像一股清泉又似一股暖流不经意地从心底最深处悄然涌起它是我们温馨的港湾,每一缕光线都折射出温情和感动就像记忆中孩子的第一次哭第一次笑第一次走路时“小企鹅”般的摇摇晃晃第一次去幼儿园时眼神中的依依不舍第一次被责备时满脸的可怜兮兮第一次得到心爱礼物时的手舞足蹈第一次考试得到满分时的兴高采烈第一次抢走我指间刚点燃香烟时的得意扬扬,这一幕幕酸甜苦辣成长的感悟被化作一个个铿锵有力的音符将这首“家”的旋律谱写得生动悦耳层层满满它是我们甜蜜的乐园,每一个角落都洋溢着欢声和笑语我仿佛又听到孩子呱呱坠地时那清脆的第一声啼哭咿呀学语时第一声稚嫩的“爸爸”“妈妈”幼儿园里学会的第一首儿歌第一首古诗大手牵小手踏青时此起彼伏欢愉的嬉笑摇曳的烛光下一家人唱响的“生日快乐”年夜饭时酒杯相互碰撞清脆的碰杯声,这是我们的家不大也不华丽但是很温暖它是我们幸福的归宿,每一丝空气都弥漫着幸福的味道如同月光沏散在春泥的芬芳在午睡时孩子蹑手蹑足的脚步中在疲倦时孩子挥起小拳头在肩背上贴心的敲打中在感冒时孩子“小大人”般触上额头的掌心中在上班出门前妻子那句“开车慢点”的叮嘱中在下班回来那一桌热气腾腾美味可口的菜肴中在晚归回来时那盏等候的明灯幽暗的光影中,那种味道会像一股清泉又似一股暖流不经意地从心底最深处悄然涌起它是我们温馨的港湾,每一缕光线都折射出温情和感动就像记忆中孩子的第一次哭第一次笑第一次走路时“小企鹅”般的摇摇晃晃第一次去幼儿园时眼神中的依依不舍第一次被责备时满脸的可怜兮兮第一次得到心爱礼物时的手舞足蹈第一次考试得到满分时的兴高采烈第一次抢走我指间刚点燃香烟时的得意扬扬,这一幕幕酸甜苦辣成长的感悟被化作一个个铿锵有力的音符将这首“家”的旋律谱写得生动悦耳层层满满它是我们甜蜜的乐园,每一个角落都洋溢着欢声和笑语我仿佛又听到孩子呱呱坠地时那清脆的第一声啼哭咿呀学语时第一声稚嫩的“爸爸”“妈妈”幼儿园里学会的第一首儿歌第一首古诗大手牵小手踏青时此起彼伏欢愉的嬉笑摇曳的烛光下一家人唱响的“生日快乐”年夜饭时酒杯相互碰撞清脆的碰杯声。